孔雀网,孔雀王朝!
最新发布

黎紫书:我在虚构自己

 马来西亚华裔女作家黎紫书的小说充满未知和神秘的力量。王德威将其与香港的黄碧云、台湾的陈雪、大陆的残雪相提并论,认为她们“都以不同的方式写出她们的温柔与暴烈”。文_唐不遇马来西亚女作家黎紫书说她迷恋镜子,又梦想成为“作家中的作家”时,就自然而然地让人想到了博尔赫斯。果然,她主动提到特别喜欢...

分类:孔雀文章 2017-06-26

启蒙幻想曲

 对于瓜哥这家穴居原始人来说,外来者盖就像是一个伟大的启蒙者,从天而降,用火光驱散了黑暗,开化了野蛮一家人,让他们逐渐有了“文明”的观念。文_图宾根木匠柏拉图曾有过一个著名的“洞穴譬喻”,说是一群人犹如囚犯被锁在洞穴里,不能自由行动,只能直视洞壁,他们身后有一堆火在燃烧,此时有人举着雕像走...

分类:孔雀新闻 2017-06-26

原来真正的苏州范儿在这里

 一幅桃花坞年画,就是社会的一扇窗,透过它能看清当年的世间百态。文_雷虎图_阮传菊/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博物馆个偶然的机会,从一位朋友口中听到苏州桃花坞地区的旧城改造,于是就扛上相机,去找唐伯虎《桃花庵诗》中的风雅。到达苏州桃花坞大街后,已经迟来一步,桃花坞周边已被拆成了一片废墟,就连唐伯...

分类:开心孔雀 2017-06-26

压垮潦倒艺术男的稻草

 理想的照人光彩与现实的贫瘠无聊、艺术的精神膨胀与求生的低声下气、出走的冲动和妥协的自缚……这些三十年前在德国作家聚斯金德笔下已成陈腔滥调的文艺范儿,十年后重登中国舞台,在中国现实里得到了完满“还魂”。记者_黄修毅整宿失眠的男主角那身疲沓的条纹睡衣,在舞台灯光渐亮时,看起来越发像精神病院的...

分类:开心孔雀 2017-06-26

米沃什的“流亡之书”

 当今诗人之所以会流亡,起因于一种发现:谁掌握了权力,谁就可以控制语言。所以唯一能够忠实于自己的记忆与诗歌的,只有选择带着语言一起流亡。《被禁锢的头脑》正是这样一份可贵的记忆之书。文_思郁《被禁锢的头脑》是一本妥协之书。这种妥协不单是切斯瓦夫·米沃什在书写这些文字时,有意识对书中那些熟悉的...

分类:开心孔雀 2017-06-26

最难留住的,是转瞬即逝的人情味

 铺在米粉上面的有虾、鱼片、鸡蛋和豆卜,这不重要,竟然也有蛳蚶,这是整碗叻沙的灵魂,少了它,叻沙就死掉文_Tiffany 图_孙海“没有蛳蚶!”如果把一碗叻沙摆在蔡澜面前,是否有蛳蚶是判断其否正宗的第一标准。蛳蚶又叫血蚶,在《蔡澜常去食肆150间》里,他提到了好几次叻沙,“铺在...

分类:开心孔雀 2017-06-26

三月,醉一场青春的流年

 三月,醉一场青春的流年。慢步在三月的春光里,走走停停,看花开嫣然,看春雨绵绵,感受春风拂面,春天,就是青春的流年。青春,是人生中最美的风景。青春,是一场花开的遇见;青春,是一场痛并快乐着的旅行;青春,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比赛;青春,是一场鲜衣奴马的争荣岁月;青春,是一场风花雪月的光阴。   ...

分类:孔雀文章 2017-06-24

念在天涯,心在咫尺

     生命里,一些缱绻,无论素净,还是喧哗,都已经被岁月赋予了清喜的味道,一些闲词,或清新,或淡雅,总会在某一个回眸的时刻醉了流年,濡湿了柔软的心,冥冥之中,我们沿着呼唤的风声,终于在堆满落花的秋里,再次重逢,念在天涯,心在咫尺,我相信,一米阳...

分类:孔雀情感 2017-06-24

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

我是一个孤儿,也许是重男轻女的结果,也许是男欢女爱又不能负责的产物。   是哲野把我拣回家的。   那年他落实政策自农村回城,在车站的垃圾堆边看见了我,一个漂亮的,安静的小女婴,许多人围着,他上前,那女婴对他璨然一笑。    他给了我一个...

分类:孔雀情感 2017-06-24

爱是什么

时间是一辆滚滚向前的列车,不经意间,2017已从2016的手中接过了接力棒。生命之树又增长了一圈皱纹,年长了一岁,成为我们这些中年人不愿但又不得不接受的新年礼物。人到中年,逐渐褪去了年少的轻狂,回归了生命的沉静。梳理40余年人生的轨迹,开始了对爱的思考。爱,到底是什么?  &nb...

分类:孔雀情感 2017-06-24